今天是小年夜,我值班。

 

這樣的結果呢,就是整個hema病房只有20幾個病人,

整家醫院空空蕩蕩的。

房間也空蕩蕩的,佩瑩跟郭郭都回台北了。

 

還留在醫院的陽明Intern自然而然的聚集起來,

還好有卡繆、楊志鴻跟陸,不然我可能會寂寞到死掉XD

 

人不親土親,在家靠父母,出外靠朋友,

這樣老土的成語竟然在這個時候迴盪在我腦袋裡。

 

中午吃了福科路上的熱炒,我平常還真沒有機會跟楊志鴻還有陸吃飯,

多虧了四處為家的實習,雖然膽小如我在換一個新環境的時候總是惴惴不安,

但我後來發現也許臉皮厚一點,是可以在寂寞的城市裡生存下去的道理XD


過年真的是奇妙的東西,即使在21世紀的今天,

少了四合院、棉襖、鐵製火鍋,中國人的年味不再,

但是在即將要除夕的時刻,醫院裡所有病人關心的還是能不能回家,

回家,

坐在家裏的廳堂,

透過菜餚冒出的白煙看著家人的臉。

這幾天走在醫院的走廊上,我總是想著以前看急診室的春天,

每一季總會有一集是在Chrismas前夕,

那一集會是充滿著聖誕裝飾的燈火的開頭,

然後晦暗長長走廊做結,

背景音樂會是任何一首聖誕歌曲。

 

最近整家醫院都瀰漫著這股氣息,

能回家的歡天喜地,

不能回家的人,天天看著窗外,

(雖然說第二醫療大樓看出來也只有一整片的公墓就是= =)

 

What a life

今天12點過後就會響起拜完天公的鞭炮聲吧,

一年將盡,不知道為甚麼充滿了孤單的氣息


kikicoco3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